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黃岡新聞 > 本地

高雅的“農民工”:戲曲 你還能夠走多遠?

來源:黃岡新視窗網     編輯:陳申    時間:2017-11-14 10:38:43   文章已被瀏覽:

  (作者:黃州區青年黃梅戲劇團 李文杰)


微信圖片_20171113081717.jpg


  戲曲,是現代社會關注度較低的話題。


  有些領導或者專家或者戲曲狂熱者,會出離憤怒地問:劇場滿滿的、鄉村舞臺滿滿的,怎么說關注度低了?戲曲“三進”(進學校、進社區、進農村)現在不是正如火如荼的搞著嗎?送戲下鄉不是也正在兌現政府的承諾嗎?央視十一套不也是每天呈現各個劇種日新月異的發展嗎?


  對,對,對,論點很有力,論據很豐富。現在,戲曲還是百花齊放的。就拿國家藝術基金來講,每年各個劇種大量投入、四處巡演,比以前無論從重視程度還是資金投入都有了質的飛躍。


微信圖片_20171113081713.jpg


  可靜下心來細數。臺下的觀眾是不是還是白發多于黑發?是不是還是湊熱鬧的多于真熱愛的?有多少觀眾只是為了消遣,而沒有走入劇種內部?是因劇種而愛劇目,而不是因劇目結識劇種?


  有些戲走了一些地方,有些角兒拿了一些獎。于是媒體紛紛然報道,長篇大論贊其藝術成就,唱其超越歷史性的成就,這個戲成了一個省市的代言,全國范圍內一提某個劇種,觀眾只知道那個戲,只知道那個人,似乎那個戲、那個人成了劇種巔峰人物,真有一種“問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感覺。


  這是一種悲愴的自豪。


  戲曲,本應該是傳統文化中伯牙和子期的“高山流水”的一枝。懂你者,知你者,可舍棄一切前程,為了這痛快敞亮只身一搏,就像齊如山之于梅蘭芳,官運前程置之度外,竭盡生命和智慧去與這些人開創一個時代,打造一個從古到今再難覓的神話。


  那是故去的時代,風骨尚存。到了現在,這樣的人不能說絕跡了,只能說是鳳毛麟角,即使堅守下來,也會被冠以“二貨”的雅稱。


  從喜歡,到瘋狂,對戲曲的熱愛就像談戀愛。但,最可悲的是到了都不能把她擁入懷抱,只能“付出,付出…”,用心里的愉快阿Q式的撫慰自己,相信很多年輕愛好者也都有同感。在一些非戲曲場合,提一提愛好都感覺自己另類,更別提談論專業知識,身邊大多數人看來--“就是一個瘋子”。這份癡狂,只有在有限時間的個別場合才是一種幸福的榮耀。


  有時候,真的有一種擔心:戲曲,到底能走多遠?


  說是杞人憂天,也不完全是。就像現在,從觀眾來看,臺下四十多歲的觀眾都被稱為“小鬼”,二三十歲的就更是坐不滿一排座兒了。


  戲曲用什么衡量?


  “座兒”


  臺下觀眾就應該像韭菜一樣,割了一茬又能起來一茬。現在了,如果超過五十以上不許入場,這劇種的尷尬真的無法用語言表達。


  有些電視節目一開場,鏡頭掃過的地方突然看到一個年輕人,真的讓人興奮半天。毛主席講過“這個世界是我們的,終究是你們的。”這句話激勵一代青年人豪情萬丈,用稚嫩的臂膀托起了社會重擔。所以,青年人是決定事業成敗的。如果青年人不屑,甚至討厭某個行業,那么這個行業必將是成為時代記憶,只能讓我們作為一個話題去追思遠古式的“想當年”。


  說到青年人,還有一個問題:部分功成名就的角兒們長期屹立在舞臺,不給年輕演員經風雨、受錘煉的機會。


  有時候,美其名曰:為了演出效果,為了觀眾滿意,為了團隊品牌。曾經有一個老藝術家說過,“我都六七十了,輝煌過去了,現在讓我再站在舞臺中央,我自己都沒有底氣了。你想想,撲上粉一哆嗦都會掉渣,觀眾能愛見?”


  任何事業都需要代代傳承,就是階梯式的發展。不是說,你能唱你就一直唱,你能演就一直演,哪天你不行了,誰能當你的替身?現在收徒這么盛行,“師者,傳道授業解惑”,除此之外要培養接班人,當了師傅再孤膽英雄一樣沖鋒陷陣,這徒弟收的有啥意思?


  總之,第一“年輕人沒有信心,戲曲終究滅亡”。


  下來,直接說第二“領導不真重視,戲曲終究滅亡”。


  什么叫“真重視”?還有“假重視”?


  就像拆遷,領導不重視,推動不了,一旦上了議事日程,定了責任目標,有了圖紙規劃,這活兒干起來就不那么膩歪了。


  恩師曾經講過一個笑話:一個外行領導到一個戲曲團當一把手,前臺演出了,都是唱工戲,打鼓的和敲梆子的揮汗如雨,仔細一看,鐃鈸、馬鑼在那兒一動不動,領導上去“他倆快撅死呀,你倆一點動靜沒有嗎?”于是鑼鼓丁零當啷,這舞臺分不清是鐵匠爐子還是雜耍隊伍,這是“關公戰秦瓊”的又一種“幽你一默”。


  希望領導們能夠多進一進劇場,多關心關心演員的成長進步,給他們鼓鼓勁加加油,多解決一些制約劇種和劇團發展的瓶頸。有了領導的關心關懷,演出也會比以往更加給力,也會多一些追領導而不是追演員的觀眾。


  最后一個,“劇團的待遇得不到保障,戲曲必將滅亡”。


  這幾天,天氣進入了“燒烤模式”,可劇團卻不得閑,正是旺季。觀眾褲衩背心都搖著蒲扇,演員們卻在前臺燈光的炙烤下里三層外三層包裹嚴實,而且還要游走在劇情和人物中,更甚者要翻騰跌撲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,想一想都覺得有些“變態”。散戲后,住宿一般在村莊的小學,伙食最多的就是面條饅頭,家里老人無人照顧、小孩兒失管失控……


  可以說,就是一幫高雅的“農民工”。


微信圖片_20171113081720.jpg


  接觸過一些藝人,他們的藝術十分精湛,子女卻沒有一個繼承衣缽,問其原因:不想讓孩子們再接茬受罪。每天提文化自信,搞文化的都沒有了自信,連最起碼的基本標準都堅持不到最后了,怎么去向“高原”、“高峰”沖刺?一切的繁榮都是在解決了溫飽問題上談起的。餓著肚子坐著論道,那是“窮開心”、“瞎扯淡”。


  戲曲還能走多遠?


  不只是留給每個專業院團的生存問題,還是留給行業管理的研究命題,與每一個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息息相關,更關系到像我這樣癡情于此的癲狂者的未來幸福……
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黃岡新視窗視頻播放器加載中,請稍后...
黄色视频-在线观看